欢迎登陆山西中医药博物馆 [会员注册]  [登录]
  • 山西中医博物馆向社会免费开放

    开放时间:每日9:00-17:00

    地址:山西省太谷县龟龄山庄1号

    预约电话:0354--6139130转6205

山西中医药文化

您所在的位置是:宣传之窗>> 山西中医药文化

山西中医药文化简史(四)

7.清代

  清代山西中医事业发展空前鼎盛,医家众多,著述繁富,分科细密,理论与临床多所创获。

        图为清代中医挂号牌,现藏于山西太谷

  医经研究方面颇有成就者:如谭昌言,解州(今运城)人,嘉庆癸酉(1813年)解元,撰有《内经知要》一书。宁述俞,字绳武,号古愚,榆次人,有医学著作多种,其《医经小解》乃研究《素问》、《灵枢》之作。

  清代山西医家脉、舌专著日见其多。阎南图,字天池,号莼凫,榆次人,长于著述,撰医书十余种,仅脉学方面即有《脉法正宗》、《脉诀无双》、《脉诀要论》等三种。和顺县李上云,廪生出身,兼精岐黄,著有《摩青脉理》一书。傅山曾赞其道:“李先生方,一味不可多易。”董缵谱,字承序,曲沃人,家世业医,自撰《脉理入门》。其子董书林继其业。此外,有襄陵(今襄汾县)乔行可著《脉诀辨微》,榆次王春弟撰《脉诀浅论》,祁县吕致中作《脉理秘诀》,长治丁怀(字玉田),著《医学篇》,武乡赵三麒(字乾符)作《医脉系辞》。舌诊著作方面,如李从泰,字亨斋,曲沃人,著《纂要伤寒金镜录》《三十六舌法》《验舌辨证》等书;郑纳,乡宁人,撰《伤寒舌镒》一卷。        图为清代晋商家用药柜,现藏于山西太谷

  清代山西医家在伤寒、温病方面的研究进一步深入。潘毓俊,字力田,猗氏(今临猗)人,著有《伤寒全略解》一书。郭明威,字南宫,沁州(今沁县)人。郭氏祖父、父亲皆业医,其遂以医鸣世,郭氏对张仲景《伤寒论》研究较深,见解独到,与太原儒学教谕杨世泰持论相同,合撰《删定伤寒论》。张无妄,字必静,虞乡(今永济)人,著《条辨要解》,就明代著名伤寒论研究者方有执的《伤寒条辨》一书,予以进一步阐发。胡天祉,安邑人,作《六滔剖辨》,全面讨论外感病的证治。此外,尚有高平石中玉《伤寒尊是》、曲沃董九成《伤寒心源》、榆次阎南图《伤寒定规》《瘟证总诀》、榆次宁述俞《伤寒小解》等。                                                                                                                                                                                                         

  本草著作有潘毓俊作《本草类通歌括》、石中玉著《本草谈真》、张无妄的《本草便读》。张钧铣,字中天,浮山人,精针灸,善望诊,结合村乡用药之实际,自撰《乡药刍言》。

  方剂学也得到长足的发展。杨斌,字全臣,猗氏(今临猗)人,撰《类方三订》。杨玉乾,永济人,精内科、痘疹,用药轻灵活泼,“每制方寥寥数味,剂亦不重,药品必亲勘,效如神”。有手抄《方书》数卷,皆生平历验之方,精微之论。邵有辉,虞乡(今永济)人,不但医术精湛,且医德高尚,“问病者,无贫富远近,召必往”,编有《医方集验》四卷。常龄,字锡九,榆次人,编《群方集要》。孙友鳌,虞乡人,著《经验良方》。段富有,新绛人,手辑《经验医方》。郝毓秀,浮山人,撰《男女小儿医方摘要》。李曦,闻喜人,作《医方便览》。陈灏,闻喜人,著《便验良方》。费山寿,乡宁人,纂《急救良方》一卷。都温敦,崞县(今原平)人,集《经验单方》等。上述著作大都是紧密结合临证实际,融汇个人经验心得,以富于时用为特色。

  针灸方面的著作,如卫侣瑗,字友玉,曲沃人,精脉理,著《针灸全书》。子,镛,承其业。邵化南,字临棠,虞乡(今永济)人,儒而兼医,著有《针灸发明》。        图为清代行医褡裢,现藏于山西太谷

  清代精于内科的医家尤多,著作甚众,其突出者如:范永昌,字济华,黎城人,研经之暇,旁及医理,求诊者常盈门,有不远数百里而相延者,著《医学代口诀》二卷。罗维岳,长治人,晚年潜心研究王清任《医林改错》,取其理而矫其偏,撰成《医林酌中》一书。王奎旰曾为之作序说,“夫《改错》书,偏主温补,用之不善,反为所误。试贵乎变通而裁酌之,深幸罗君之取精用宏,其笃志有成之”。榆次人常龄,遗稿中有《杂症萃精》。还有武乡陈日可的《医诀心传》、泽州(今晋城)苏荣生《病镜》、潞安(今长治)程之玿《医海勺波》、曲沃刘一明《痧胀全书》、高平赵溥《穆三堂医学集解》、洪洞张恢《医学便读》、临汾彭銮《彭銮医书》、武乡郝世铭《医科补正》、榆次阎南图《秘集》《治病定法》、高平石中玉《杂症琐言》《血症琐言》、愉次宁述俞《杂症小解》等等,均能各据心得,在内科证治方面有所创新。

  外科方面的著作如:张庆,字善斋,襄陵(今襄汾)人,精通医理,尤精疮疡一门,集生平经验所得撰《外科决胜》。李恒言,字庆夫,洪洞人,著《外科秘要》二卷。榆次阎南图著《外科囊括》。

  妇科,清道光七年(1827年)首由太平(今襄汾)人张凤翔刊刻行世的《傅青主女科》四卷,影响深远,遍及全国。该书署名傅山。傅氏字青主,号嗇庐、真山、公之他、石道人。傅氏乃明末清初之通儒,不只诗文、书画冠绝一时,且精岐黄之术,被时人称之为“仙医”(详见本书《医者傅山》)。                

  “麻疳惊痘”素为儿科四大症,清代山西医家在这方面的专著日益增多,可见当时儿科学的蓬勃发展状况。李荫棠,汾阳人,精于小儿痘科,著《秘藏痘科集》。张洪烈,稷山人,精于痘疹,自著《养天花》一书行世。猗氏(今临猗)人卫谊作《痘疹正宗》,曲沃周克雍著《痘疹易简录》,安邑葛鸣阳著《保生衍庆》《******心裁》,榆次常龄有《治痘集要》,洪洞杨积德撰《痘疹集要》,闻喜刘永和著《小儿要略》。西方种痘法于嘉庆十年(1805年)传入澳门,南海邱浩川历经十数寒暑的亲自接种后,于二十二年(1817年)著成《引痘略》一书。同治光绪年间,榆次痘科名医赵鸿即有《重订引痘新略》一书问世,将新式种痘法迅速引进山西省。

  眼科医家和著作如:杨遵程,平陆人,著《拔迷金针》,专论金针拔障之术。成右序,榆次人,著有《眼科小语》一册。曲沃刘一明撰《眼科启蒙》《眼科治验》。榆次阎南图作有《眼科金篦录》。

  喉科医家郝瑞川,太谷人,疗疾不受酬,著《喉科心得录》一卷。

  清代,山西医家的医话、医案著作刊行多种,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医学术之发展状况。樊希尤,虞乡(今永济)人,有《医案》一书传世。王王育,宇蓉塘,号润园,介休人,自幼为举子业,曾做过内阁中书等一些小官。因其母多病而习医,后来不断给同僚和相识者治病,积其治验编为《醉花窗医案》(《介休县志》中记为《脉案》。浮山张钧铣,著《医治论案》。榆次阎南图,撰《莼凫医案》二卷。

  养生学方面如:范鄗鼎,洪洞人,康熙丁未(1667年)进士,甲寅(1674年)行取知县,循例告终养,杜门著书,老而弥笃。有著述多种,其《长生笺》为养生之作。

  法医及著作:乔德徵,字升闻,浮山人,廪生,雍正乙酉(1729年)在两广封州、仁化等地做官,任间“洁己奉公,勤恤民隐,振兴文教,狱多平反”。乔氏结合自己任职之业务,著成《增订洗冤录》。此书是自宋代宋慈《洗冤录》问世以后,山西省******见于著录的一部法医著作。

  药性剧:清代山西壶关儒医郭秀升创作了普及中药知识的药性梆子戏《药会图》。故事内容主要讲述的是:汾州老汉白甘草将女儿白菊花许给石斛为妻。“逐水寨”的山贼海藻、大戟、甘遂、芫花四大寇要抢娶白菊。白老汉令家仆栀子去请准女婿石斛来解救。经过一番厮杀,石斛最终娶得佳人并建功立业受皇封。该剧采用拟人化手法表现,除出场人物均为中药外,随着剧情的展开,中药名词及其性味功能乃至中医用药的知识都融于剧情的发展和人物对话中。山西中医学院教授贾治中、杨燕飞花费20多年时间,收集、整理、点校了《药会图》《群英会》《草木传》《药性赋》《药性巧合记》等多种版本的药性剧,将其辑成《清代药性剧》一书。

  鸦片战争后,西方文化和中国传统文化开始广泛交流和撞击,山西中医事业步入一个新的时期。

  8.民国

  民国时期,山西出现了以中医改进研究会为代表的中医学术团体,对山西的中医事业起了促进作用。清末民初,西医学传入中国。民国元年(1912年),北洋政府教育部颁发医学专门学校课程,专采西洋医药学,将中医药学排除于医学教育之外。当时,全国各地中医药界组织中华医药联合会进行抗争。山西巡警总局卫生局医员杨如候主张在山西应顺应时代潮流组织中医学术团体,以便切实实行中医改进,得到山西中医界名流如赵意空、陈观光、梁秉钧等的一致赞同和响应,也受到山西督军兼省长阎锡山及其军政要员如赵戴文、薄桂棠、郝光祖等的支持。民国8年(1919年)4月20日阎锡山出面发起,在督军府西楼会议室正式成立山西中医改进研究会。研究会成立后奉“改进中医及药学使能成一高等有统系之学术”为宗旨,开展了一系列活动。同时还有中央国医馆山西分馆、太原市中医公会、太原市国医公会、大同药王庙会和中医公会等团体。         图为山西太原中医改进研究会与1921年6月编辑发行的《医学杂志》,1937年出版第95期后停刊,为民国时期刊行时间较长的期刊

  民国13年(1924年)9月,地处晋西的临县突发鼠疫,初始报告死亡30余人。当时的山西“省公署”将临县报告疫情的函电转至中医改进研究会。研究会立即“由会中选派中医并能晓西医治法及针法之薛复初、赵儒珍二名,西医安增寿一名,即日前经该县察看情形,择要携中西药品,亲为诊治,并指示一切加减药物及预防方法,以期病者获痊,早日扑灭,勿使蔓延”。短短三个月中,鼠疫夺去近600余生命。薛复初、赵儒珍等三人,在那样艰苦、简陋的条件下,靠两条腿穿行于疫区重山之间,防疫、治病、遏制疫情,他们这种置个人安危于度外的奉献精神,令人不禁肃然起敬。

  本篇选自中医药文化核心价值观读本《仁心无涯》。
 


1   1   第一页
|
最后一页